您的位置:主页 > 六合宗师心水论坛 >

年内7家新基金公司高管生变 或因经营压力大--财


发布时间: 2019-02-21

  切实,如果将考察期限拉长,新基金公司中,高管层发生变动的基金公司远不止以上7家。去年10月12日,兴业基金总经理薛瑞锋离任,当时兴业基金成立尚未满6个月。去年5月6日,前海开源总经理苗荣祥因个人起因离职,当时前海开源尚未满4个月。算上这两家基金公司,18家新基金公司中,已有9家基金公司的高管层发生变动,其中更有4家是公司“总舵手”离任。

  6月18日中金基金总经理殷志浩因个人原因离职,由原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证券投资部量化交易组主管、实行总经理、董事总经理阚睿接棒。资料显示,中金基金成立于今年2月10日,是业内第91家基金公司,总经理殷志浩离任时,中金基金刚运营4个月。而之前,在中金基金刚运营满2个月时(今年4月15日),公司高管层曾浮现第一次人事变动,聘任罗若宏、孙菁两人为副总经理。

  记者整理基金公司高管变更布告显示,今年以来,基金行业高管人事变革达72起,平均每个月变动超过10起,基金业进入频繁换“帅”时代。更加值得留心的是,良多去年成立的新基金公司也在列。

  7家新公司年内高管生变

  离职或是因为运营压力大

  3月24日,上银基金副总经理唐云因公司安排卸任,转任子公司总经理 。材料显示,上银基金成破于2013年8月30日,唐云离职时,该基金公司经营未满8个月。20多天后(今年4月15日),上银基金又聘请王素文任总经理助理兼运营总监。

  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高管人员告诉记者,基金公司高管离职重要有3方面原因,一是业内挖角,二是管理业绩不佳而离职;三是股东变动导致人事纷争,不得已离职。新公司管理层离职经常是后两种原因的综配合用:有些股东对经营恳求比较高,管理层短期内难以达到,既然完不成,就只能不干,还有某些高管因与股东方经营理念不同而决定离职。他以为:“新基金公司生存之艰苦可能是其高管频频‘闪退’的主要原因。”

  这些高管职员为何在熬过了漫长而艰苦的筹备期,在新基金公司成立后,匆匆挂靴而去?业内人士认为这和目前新基金公司生存艰苦、高管层运营压力大有关。作为基金业的新人,高管层的动荡或者会让原本就生存艰难的新基金公司雪上加霜。

  妇孺皆知,新基金公司在正式成立之前,往往会经历较长时间的准备期。为什么有这么多基金公司高管人员熬过了漫长而艰难的筹备期,终于等到基金公司成立,却又在公司成破后仅数月后,便促挂靴而去?

  3月18日,中加基金的总经理杨书剑和督察长夏远洋因工作调动同时离任,由夏英跟霍向辉辨别接任总经理和督察长职务。资料显示,中加基金成立于2013年3月27日,其总经理和督察长同时卸任时,该基金公司刚经营满一年。布告公布的第二天(3月19日),中金基金又任命魏忠为副总经理。

  具体看来,7月16日,永赢基金副总经理李广云因个人原因离任,之前李广云管理着永赢基金旗下唯一的公募产品永赢货币基金。资料显示,永赢基金成立于2013年11月7日,其副总经理离职时,公司仅运营8个多月。

  上周五,东海基金的新任督察长上任,将年内新基金公司的高管层变动又推上一个台阶。

  6月26日,国开泰富基金董事长黎维彬因工作原因离任,由总经理王翀代行董事长之职。资料显示,国开泰富基金成立于2013年7月16日,其董事长离任时,公司运营刚满一年。

  “作为基金业的新人,高管层的动荡过于频繁,将使得这些原来就生存艰巨的新基金公司雪上加霜。”上述基金剖析人士坦言。

  上周五(8月1日),东海基金宣布刘清上任公司督察长。资料显示今年3月31日,东海基金原督察长陈四汝因个人起因离任,由总经理葛伟忠代行督察长之职。东海基金成立于2013年2月25日,其原督察长离任之时,该基金公司刚运营满一年。公司还如此“年轻”,高管层就发生变动,着实让人惊疑,然而,更让人震惊的是:东海基金并不是个案,去年至今,共成立18家新基金公司,而年内高管层产生变动的新基金公司有7家,占比达38.89%。

原标题:年内7家新基金公司高管生变

  2月14日,谭茗予上任道富基金副总经理,道富基金也由此成为年内第一个高管层发生变动的新基金公司。道富基金成立于2013年5月30日,谭茗予上任时,基金公司刚运营9个多月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基金新闻部记者发现,年内共有7家去年景立的新基金公司高管层遭遇人事变动,其中6家波及高管离职,共计离任8人,包括2名董事长、2名总经理、2名副总经理和2名督察长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高管均是在新基金公司成立多少个月后(最多满一年),就匆匆离职,堪称是纷纭玩“快闪”。

  统计显示,7家年内高管层生变的新基金公司中,6家波及高管离职,共计离职8人,包含2名董事长、2名总经理、2名副总经理跟2名督察长。而且这些高管均是在新基金公司成立多少个月后(最多满一年),就促离任,堪称是纷纷玩“快闪”。

  北京一位基金分析人士也表示,新基金公司目前的生存压力确实很大:一方面,公司前期高昂的开办费使得新公司一成立便背上沉重的包袱,另一方面,新基金公司不品牌的原始积累,发行渠道也不占优势,所发基金的首发范畴往往少得可怜,难以通过快捷提升管理范围以获取充足的治理费,因此在成立后也面临极大的财务压力和生存危机。还有,基金行业的混业格局正逐渐形成,随着新基金公司的一直呈现,基金注册制履行后新基金的始终涌,以及其余金融机构陆续获得发行、管理公募产品的资格,新基金公司的生存压力日益加大,成立后快速实现盈利更是难上加难。然而股东却不一定有耐心等待,当基金股东难以忍受连年亏损,公司高管层往往就成了替罪羊。

友情链接:
www.47090.com,六合宗师心水论坛,4632.com,47090.com,32108.com,4632a.com,32108a.com,开奖现场直播,买马开奖现场直播,116开奖现场直播。